攝影:歐美同學會網站·《留學生》雜志記者 王威

舞劇《花木蘭》由周莉亞、韓真擔綱總編導,青年舞蹈家郝若琦、夏天分飾花木蘭、衛將軍,通過舞蹈語匯對傳統故事進行了藝術化再現,從女扮男裝、替父從軍、完成使命、追求愛情到回歸和平自由,演繹了花木蘭從對鏡貼黃花到鐵甲出征的颯爽英姿形象,再現一代巾幗英雄的鏗鏘傳奇。

寧波市歌舞劇院舞劇《花木蘭》將于11月13日至14日登上國家大劇院的舞臺。日前,舞劇總編導韓真、周莉亞在國家大劇院新聞廳與觀眾分享了舞劇創作的心得體會和幕后故事。

圖片來源:國家大劇院 

韓真、周莉亞這對“80后”姐妹花編導被譽為“舞壇雙子星”,近年來觀眾耳熟能詳的作品《永不消逝的電波》《杜甫》都是出自她們之手。韓真和周莉亞曾是北京舞蹈學院編導專業的同學兼室友,在生活中她們是閨蜜、是知己,在工作中她們是性格互補的完美組合,一動一靜,相得益彰。兩度摘得文華大獎使得“韓真、周莉亞出品”已成為優秀舞蹈作品的標簽。

圖片來源:國家大劇院攝影師 劉方

女性編導不可避免地會有柔軟和感性一面,在作品創作過程中當理性和感性激烈碰撞時,會如何平衡呢?周莉亞、韓真在現場回答了歐美同學會網站·《留學生》雜志記者的提問。

“我們兩個算是比較理性的,可能我倆都有強迫癥,之前就聽到有人說《永不消逝的電波》是治愈強迫癥的。因為我們都是數拍子、量尺子排練的,每一拍都要求十分精準。對于舞臺機械使用、空間調度也都是苛求完美的,這也得益于工程師父親對我理性思維能力和空間想象力的培養”。周莉亞說。

“周莉亞的邏輯思維特別強,我經常懷疑她的腦子里有一張北京地圖,在路線規劃上比很多老司機都更優秀?!表n真調侃道,“周莉亞特別愛數拍子,我特別不愛數拍子。我在創作過程中會感性一點,靈感來了就一組動作跳下來,旁邊得有人給我記著,要是沒記住可能一會就忘了?!?/p>

靈感就像一扇門,一旦打開,就會有無盡的可能性。

圖片來源:國家大劇院攝影師 劉方

周莉亞認為,舞蹈是有別于繪畫、演奏、書法等直接表現的藝術形式,是人與人之間的藝術。要讓舞蹈演員能夠完全了解導演想表達的東西,然后再由演員在舞臺上演繹出來,這是一個二次創作的過程。先確定主體框架,然后去梳理如何鋪排機械、劃分舞段、劃分音樂時長等等。

“我會做很厚的導演操作臺本,里面凝聚著很多的心血。所以大家看舞劇時,要主動去關注臺上的每一個細節,包括細微的燈光變換,其實都是導演的一個個小心機在里面,也許會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收獲?!敝芾騺啽硎?,“感性是創作的沖動,但是落實必須是理性的?!?/p>

圖片來源:國家大劇院攝影師 劉方

許多孩子年少時都有過“仗劍走天涯”的英雄夢,韓真和周莉亞也不例外。而木蘭就是她們兒時的偶像,這次創作也成為了她們實現兒時夢想的契機。所以舞劇劇情忠實于原型,在欣賞的時候完全不會有理解上的障礙。全劇以“孝”“忠”“愛”為主線進行串聯,融入現代舞臺科技元素,重塑一代巾幗英雄的傳奇故事。舞劇中通過三個不同年齡階段的男性角色來完成木蘭的形象塑造:一是父親的角色,二是將軍的角色,三是柔兒這個敵方小孩的角色。三個角色代表了木蘭不同階段的愛,與父親的家庭之愛,與將軍的男女之愛,與小孩的母性之愛。在劇中木蘭替父親上戰場時狠狠的擦了一把淚,她是帶著巨大的遺憾和對父親的愧疚走向戰場的,遺憾不能在父親身邊盡孝。所以在戰場的間隙,她和柔兒相見時,聽到柔兒吹奏樂曲會不由自主的想到自己的父親,想到家鄉。

舞劇最突出的地方,或許正是挖掘出更多花木蘭作為女性的情感,而并不僅僅是女扮男裝在戰場上的英勇表現。有了濃烈的情感,這個角色才“活了”。

圖片來源:國家大劇院 

在創作作品時,要有宏觀,也要有細節。周莉亞反復說“藝術創作來源于生活”。她們在劇中設計的一處處小細節,無需炫耀技巧或是極其夸張的情緒表演,僅是一個回眸的眼神都能打動人。觀眾稍細心就可以發現劇中有很多“圓”的隱喻,圓滿與戰場的生離死別形成強烈的反差。圓形的銅鏡、圓形的舞臺,并且舞臺從始至終是在旋轉的。說到旋轉舞臺,韓真感慨:“在排練廳沒有機械,女孩子們為了達到表演時的旋轉效果,她們帶著手套像車間的工人一樣,把很粗的鋼管插進舞臺,然后手扶著隨著音樂節奏或快或慢的轉動,真的十分辛苦?!痹谘莩鲞^程中,花木蘭要從一個全男妝搶成一個全女裝,所有的一切都是嚴絲合縫的。但由于時間過于緊湊,“劇中會出現三次木蘭的替身”——周莉亞向大家透露了一個彩蛋。有意思的是,舞劇替身和影視劇的替身又是不同的,舞劇替身一般用一個朦朧的背影來代替站位,好奇的觀眾可以去自己探索發現。 

攝影:歐美同學會網站·《留學生》雜志記者王威

“舞劇,舞在前,劇在后,除了要有扎實的戲劇結構,細膩的情感,所有的東西都是輔助我們創作舞蹈本體,一定要編好看的舞段”周莉亞說?;咎m里面的第一段大雙人舞完全顛覆了優雅浪漫的雙人舞形象,整段全部是由武術來完成,這對于肌肉線條柔美的舞蹈演員來說,挑戰無疑是巨大的?!盀榱诉@一段武術,演員從第一天開始練一直到巡演都還在不斷地修改調整,武術對打要像長鏡頭般一氣呵成的在舞臺上展示出來,每一次對打的力道都是真實的,所以演員們經常是練完一天下來,整個手臂都是青紫的,也有在排練中被打到流鼻血的情況,現在想起那個場景依然很心疼?!表n真說。

圖片來源:國家大劇院 

在現場互動環節有觀眾好奇,兩個個性十足的女人,在排練廳里怎么合作的?會因意見不和而爭吵嗎?韓真說“我們從來沒有明確的分工,完全靠默契,每一個舞段都是兩個人智慧的融合?!敝芾騺啽硎緝蓚€人偶爾也會互懟,但都是為了作品,并不會產生隔閡。

攝影:歐美同學會網站·《留學生》雜志記者王威

周莉亞認為,用一個詞來形容自己作品的特點就是“守正創新”。作為朝陽區人大代表,她時刻謹記“要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堅持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相統一,加強現實題材創作,不斷推出謳歌黨、謳歌祖國、謳歌人民、謳歌英雄的精品力作?!苯陙?,周莉亞和韓真聯手相繼推出《永不消逝的電波》等現實主義題材的優秀舞劇,彌補了國內舞劇作品在此類題材上的短板。周莉亞認為,當代舞蹈從業者在保持中國傳統舞劇的結構、舞臺表現基礎上有了更多屬于自己的思考,以及對中國舞蹈的思考。

“畢竟這個時代在變革,觀眾的審美也在變化,而且整個藝術的這種審美風向和潮流也會發生變革?!敝芾騺喺f。